#随笔

墙面是洁白的。台灯的光在其上勾出一条抛物线,将墙面分为了白和另一种白。

我呆呆地望了很久,直到它在一声轻微的滴答声中化为纯黑。

听人说,凌晨是一个人的心灵最为脆弱的时刻。被黑暗所浸没着的我,仿佛与这世界脱离了。

一舍之中,四人的心意并不相通。就像在这黑暗中,他们并不能为我所看见;想必,我也不能为他们所看见。

世界上又存在与我相通的人吗?我不知道。

这就是所谓的孤独吧。我大概已经习惯了。

我是在享受孤独,

还是在惧怕孤独?

其实面前,并不是纯黑。

电脑屏幕发出白色的光芒,靠着强烈的对比隐去了四围背景的细节,像一个漂浮在半空的矩形。

让我想起《2001 太空漫游》中,那块绝对精确的石碑。

像一块墓碑。后现代的那种。

我还真是容易发呆啊。

「墓碑」过了电脑设定的自动休眠时间,黯淡下去了,与墙面融为一体。

我也该睡了。

晚安,世界。